• <dl id="nufgeu"></dl><b id="nufgeu"></b><tt id="nufgeu"></tt><i id="nufgeu"></i>
    <em id="nufgeu"><ul id="nufgeu"></ul></em><ol id="nufgeu"><blockquote id="nufgeu"></blockquote><blockquote id="nufgeu"></blockquote><th id="nufgeu"></th></ol><form id="nufgeu"><label id="nufgeu"></label><address id="nufgeu"></address></form><small id="nufgeu"><tr id="nufgeu"></tr></small>
      • <dfn id="nufgeu"></dfn><noframes id="nufgeu">
        <button id="nufgeu"></button><strike id="nufgeu"></strike><bdo id="nufgeu"></bdo>
        1. <tt id="n6md2v"><button id="n6md2v"><font id="n6md2v"></font><li id="n6md2v"></li><ins id="n6md2v"></ins></button><th id="n6md2v"><em id="n6md2v"></em><legend id="n6md2v"></legend><big id="n6md2v"></big></th></tt>
          <abbr id="n6md2v"><table id="n6md2v"></table><em id="n6md2v"></em><dfn id="n6md2v"></dfn><ins id="n6md2v"></ins></abbr><address id="n6md2v"><abbr id="n6md2v"></abbr></address><style id="n6md2v"><div id="n6md2v"></div><tr id="n6md2v"></tr></style>
          1. 導航菜單
            首頁 >  » 正文

            如何做兼職賺錢,跳水

            如何做兼職賺如何做兼職賺錢  他終于又一次站在了這座橋上。

              他用皺巴巴的手掌摸著橋上滿是缺口和裂痕的欄杆,在心中這麽想著。

              這座橋很高,離水面至少有十米,長年累月的江風錘煉著這座舊橋,在它的身上刻下了一道道的傷疤。

              橋很老,而人更老。比這座已經五十多年的橋還要大上幾歲的他再一次來到了這座橋,因爲他決定,在他人生的最後時刻,再做一次讓自己懷念無比的事——跳水。

              他慢慢地摸索到了橋邊的缺口,步幅緩慢而無力,仿佛一座隨時可能倒下的老朽雕像,做著最後的掙紮。

              今天的風很大,不由得讓他想到了和發小一起跳水的日子。那些日子的風也很大,常常吹得橋上的他們搖搖欲倒,但他們都不以爲意。“有風的日子更能劃出漂亮的弧線”,這是他們公認的道理。

              他繼續移動著,然後從欄杆的缺口探出了頭,十米的高度讓他有些頭暈目眩。不知不覺地,他又想起了少年之時,他第一次站在橋上也是這麽的頭暈目眩。十米遠的水面讓年輕的他不自覺地打顫。“跳吧!沒關系的。”水中的發小這麽喊著,他咬了咬牙,再次盯住了水面,然後跳下。水花濺了一米多高,將他的發小徹底地打濕。“沒關系吧?”發小問。“嘿。”他摸了摸紅紅的屁股,咬了咬牙答道。然後在發小促狹的笑聲中,狠狠地給了他一拳。

              “年輕真好。”他回過神來,繼續看向了水面,盯著,盯著,仿佛看到了當初的自己。年輕,健康,有活力,和現在的他完全不同。從胸口的口袋中摸出了藥和一張照片,他突然笑著將藥順著風扔了出去,落在了水面上,濺出一朵小小的水花。

              藥是醫生給的,但他覺得自己不需要了。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只要自己的心還年輕,他就無所畏懼。

              靜靜地,風再次起了,他最後看了眼自己當年從水中爬出時的照片,然後猛地跳了出去。

              風吹到了最大,將他的身子拉出了一條漂亮的弧線,在那一刻他臉上的皺紋徹底綻放,宛如夏花。“就是這樣。”他想到,“人至死都是少年!”

            老街上有一鐵匠鋪,鋪裏住著一位老鐵匠。由于沒人再需要打制的鐵器,現在他改賣鐵鍋,斧頭和拴小狗的鏈子。
            他的經營方式非常古老和傳統。人坐在門內,貨物擺在門外,不吆喝,不還價,晚上也不收攤。你無論什麽時候從這兒經過,都會看到他在竹椅上躺著,手裏時一個半導體,身旁是一把紫砂壺。
            他的生意也沒有好壞之說。每天的收入正夠他喝茶喝吃飯。他老了,已不再需要多余的東西,因此他非常滿足。
            一天,一個文物商人從老街經過,偶爾看到老鐵匠身旁的那把紫砂壺,因爲那把壺古樸雅致,紫黑如墨,有清代制壺名家戴振公德風格。他走過去,順手端起那把壺。
            壺嘴內有一記章,果然是戴振公的。商人驚喜不已。因爲他在世界上有捏泥成金的美名,據說他的作品現在僅存3件,一件在美國紐約州立博物館裏,一件在台灣故宮博物院;還有一件在泰國某位華僑手裏,是1993年在倫敦拍賣市場上,以16萬美元拍賣價買下的。
            商人端著那把壺,想以10萬元的價格買下它。當他說出這個數字時,老鐵匠先是一驚,後又拒絕了,因爲這把壺是他爺爺留下的,他們祖孫三代打鐵時都喝這把壺裏的水,他們的汗也都來自這把壺。
            壺雖沒賣,但商人走後,老鐵匠有生以來第一次失眠了。這把壺他用了近60年,並且一直以爲是把普普通通的壺,現在竟有人要以10萬元的價格買下它,他轉不過神來。
            過去他躺在椅子上喝水,都是閉著眼睛把壺放在小桌上,現在他總要坐起來再看一眼,這讓他非常不舒服。特別不能讓他容忍的是,當人們知道他有一把價值連城的茶壺後,總是擁破門,有的問還有沒有其他的寶貝,有的甚至開始向他借錢。更有甚者,晚上推他的門。他的生活被徹底打亂了,他不知道該怎樣處置這把壺。
            當那商人帶著20萬現金,第二次登門的時候,老鐵匠再也坐不住了。他找來左右鋪店的人和前後鄰居,拿起一把斧頭,當衆把那把紫砂壺砸了個粉碎。
            現在,老鐵匠還在賣鐵鍋,斧頭和拴小狗的鏈子,據說他今年已經102歲了。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