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注冊就送68體驗金,你的眼神

“灌河杯”,你四歲了!你的眼神,灼灼的,爍爍的,暖暖的,2019年注冊就送68體驗金能感受到,捕捉到,卻無法描繪。
我曾不止一次流連于南京的玄武湖畔,品鑒玄武湖水的粉黛青;也曾于夜晚獨自踯躅于白堤、蘇堤,感受西湖水的氤氲綠;記不得有多少次了,我乘船出海,或在大海退潮撿拾倒黴的魚蝦蟹螺時,感謝海水的饋贈……但令我永不能忘懷的是童年時我家屋後的大塘的水。
那是怎樣的一塘水啊!清,清得驚世駭俗,像一塊完整的碧玉,似一地返青時的麥苗,如一片紫禁城的琉璃瓦,我知道,這些比喻都太俗,都太鄙,但我的筆面對你總是這麽無力。透,透得一覽無余,塘邊的蘆葦,岸上的高樹灌木,天空的飛鳥,水面的蚊蚋,連同我家的房屋,房屋上袅袅的炊煙,屋後勞作的父母,都在水中真實地再現,仿佛水底是又一個現實的世界。靜,靜得穩如處子,風吹彎了岸邊的灌木,但水面僅有一絲微瀾;雨砸在人身上生疼,但落到水面激不起半點水花。
夏天,前後三莊的孩子都在你的懷中度過,撈起一個小蝦順手塞進嘴裏,說就會遊泳了。送竈的日子,你就更開懷了,十裏八鄉都來撷取你,因你可以多出幾兩豆腐。除夕的前一天,人們戽幹了你,于是,春節的餐桌上,你給鄉親們增添了無上的驕傲。——但你總是不語。
我想,“灌河杯”,你的眼神,就該是童年時我家屋後大塘的水吧,清澈透明,甯靜淡泊。
“一棵呀小白楊/長在哨所旁/根兒深幹兒壯……”
我五音不全,也未當過兵,但我喜歡這首《小白楊》,喜歡無來由地哼,哼不全,也不著調。其中的緣由,可能來自我第一次見到你的嫩黃吧。
那是1985年初春,工作近兩年的我,沒來由地感到壓力,感到沒前途。這時,我看到了自學考試簡章,于是懷著一種複雜的心態,乘著公共汽車,迷迷糊糊地到了教育局。王士奎老師熱情地接待了我,跟我講解自學考試的前途,鼓勵我自學,並幫我辦理了報名的一應手續。
當回家的公共汽車駛上204國道時,我驚詫地看到了道路兩旁的白楊樹上,都已冒了嫩葉。那些嫩葉,是怎樣的一種綠啊!不對,是怎樣的一種黃啊!嫩黃嫩黃的,仿佛每一根枝條上,都有無數剛出殼的炕雞,要不就是炕鴨、炕鵝,一嘟噜一嘟噜的,在枝頭招搖。向路的盡頭望去,半空中都是這些炕雞、炕鴨、炕鵝,在跑,在笨拙地跑,挨挨擠擠地跑,搖搖晃晃地跑,仿佛還發出“吱吱吱”的歡笑聲。我冒昧地套用朱自清先生的話:自此,叫你女兒黃,好麽?
我想,“灌河杯”,你的眼神,就該是我在1985年看到的白楊的嫩黃吧,充滿生機,充滿希望。
我曾沉浸在劉白羽的《日出》中,也曾自溺于徐志摩的《泰山日出》,慨歎命運不公,至今無緣登高,一覽日出的壯觀。但自從去年秋學期搬入新校區後,隨著時令的加深,我也看到了最令我心動的日出。
那是農曆11月29日,是我母親的生日。我吃完早飯騎上自行車上班,心情是低落的,因爲不能爲母親慶生:我這天工作太多,不能回家;母親腳疼,不便到縣城來。到黃海路等紅燈時,我無意中擡頭,只見天空的啓明星已經遠而暗,在東方,已有一線微紅,微紅上面是淡藍色的天空。于是,我就在這微紅中向東騎行。過204國道,那線微紅已變爲一條紅帶,越變越寬,那紅是令人賞心悅目的玫瑰紅。過響水湖公園,整個東方就變成了紅色的海洋了。學生們騎著電瓶車,在這紅色中,從我的身邊疾馳而過,我也在腿上加了力。到金海路,天空全紅了,火一般鮮紅,火一般強烈,再也沒有了寒氣,全身是力量。直到學校,我也沒有看到你的臉,但我並不感到遺憾。
趁著同學們早讀,我湊了一首小詞:
鹧鸪天母親69歲生日
歲歲今晨難在家,相離又不在天涯。陽春一碗情深寄,手機遙傳祝願佳。
星遠暗,已明葭,但欣滿路讀書娃。已知天命蹄不駐,不唯稻粱桃李花。
我想,“灌河杯”,你的眼神,就該是我在深冬上班路上見到的日出吧,給人以溫暖,給人以力量。
“灌河杯”,你四歲了,我不知怎樣描述你的眼神,但我深知,響中學子一定會在你的眼神關注下,在文學上有所長進吧。  

這是哪裏啊?好黑!咦?那點點的光斑又是什麽?好耀眼,好溫暖!原來是一本又一本的書呀!哦!有《黃帝內經》、《山海經》、《金剛經孫》、《子兵法》、《傷寒雜病論》、《法華經》、《楞嚴經》、《字鏡錄》、《還丹複命篇》……哇!好多啊!而且每本書都是一扇門,打開門之後總會有一個老爺爺和一個小孩子在對話,在這裏,書聲四起,原來,這裏是我的夢!

甲書篇

一個老人和一個孩子的對話!

老人好似有意,又似無意的隨口問道:“什麽是色聲香味觸法?”

小孩子隨口接到:“此外六塵也!”

老人頓時一愣,像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一樣,又問道:“那什麽是眼耳口鼻身意?”

小孩子微微一笑:“此內六塵也!”他回答完後,又自顧自地往下說:“……根塵相對而六識起,所謂眼識耳識等,合之爲十八界也。不獨此六塵不住,凡五蘊十八界十二因緣,四谛法三十七道品,至菩提涅盤等八十一科,一切均無所住也。”

老人不服氣似的又問道:“什麽是一念生淨信者?”

小孩子雖不理解《金剛經》,但他卻也隨口答道:“言身信勿疑也,此一念,即是無念之念,有二念,便是計較思量疑惑起矣。此緊要處,在不可輕視後學,末法時代,亦有一念淨信之利根人也。”

老人張大了嘴巴,又問道:“何謂樂阿蘭那行?”

小孩子立刻說道:“言行于無诤也,樂寂淨也!”

老人眼睛瞪的大大的,不甘心的再問道:“那你告訴我,什麽是無實無虛?”

小孩子笑道:“無實者,非實有爲相故,無虛者,如來得彼菩薩故。又以不可如言而取,故曰無實,非可離言以求,故曰無虛。”

……

乙書篇

一個老人在教導著一個小孩子!

“在中醫理論中來說,心肝脾肺腎,肺乃丞相,肝乃將軍,脾乃倉廪之官,腎乃禁衛,心髒乃君主,從官職便能發現,人體內沒有任何器官能制約心髒,因此,它也叫“天子之器”。天子雖然在理論上沒有什麽人能制約它,但是什麽是天子?天子,即上天的兒子,老天爺是可以管住天子的。故此,古人常說,天數已盡,意思是指這個朝代,或者這個人已經無藥可救了。而天書就是氣數,歸根結底就是指一個人體內的元氣已經非常衰竭,難以自保了,因此老天爺才會降罪于天子,人才會得心髒上的疾病!”

小孩子在那裏一臉迷惘,好似一個無頭蒼蠅。

老爺爺歲年老,可是肝氣旺盛,所以容易動怒,因此正准備破口大罵,但是又想到了些什麽,又耐心地開始講解。

……

丙書篇

我在一旁張大了嘴巴,在吃驚中變得自卑起來忽然聽到後面有一個老爺爺在問我:“孩子,你怎麽了?”我一轉身,一下子被他身上的那當代大儒的浩然之氣,一下子壓得喘不過氣,在他面前,我仿佛蝼蟻。他馬上意識到了這一點,收回了一身的氣息,然後微笑地看著我,那慈祥的樣子,使人感覺好溫暖!

“爺爺,我好迷茫啊!”我馬上向他哭訴著,好似滿肚子的苦澀和心酸找到了發泄的出口,“到底什麽是人生啊?我爲什麽要活著啊?”

“孩子,”老爺爺把我摟在懷裏,那溫暖如同一股暖流流入心底,“爺爺曾在夢裏得到一言,‘雨從天降,此爲生;落地,此爲死;中間流淌的便是人生!’此言送你。人在春日出生,夏季生長,秋季病老,冬日死去,此爲人生之四季,此言同樣送你!孩子,每個人活在世上,都有他的價值啊!孩子,你爲什麽要這麽說呀?”

“我……我”一時抽泣,竟說不出話,但老爺爺的話,我卻銘記于心底,“爺爺,我自幼飽讀詩書,雖不說學富五車,可是我的文學造詣和同齡人相差不多,甚至高出一點點,可是爲什麽成績總位于別人之後呢?現在讀書的滋味好苦好苦,更沒有了從前的歡樂,爲什麽啊?”我哭得更加厲害了。

“孩子啊!你知道嗎?天下之山之所以如此美麗,是因爲山有高低,可是,你明白嗎?天下之山,高山不一定成峰,低山也未必不成脈!孩子啊,你以山高去看他人山低,但是,爲何不放眼望去,山高山低,皆是山!”老爺爺此言一出,天空頓時電閃雷鳴,之後,越看眼前的老爺爺越是眼熟,猛然發現,這不是我嗎?剛一想到,老爺爺對我微微一笑,好似知道了我在想什麽,接著他便化作一道白光,刺入我的雙眼,一陣刺痛從眼睛傳來,並且好想睜開眼睛,忽然一道雷劈下,一切支離破碎,此刻,夢醒!

對啊!我一直以自己的優勢與他人的劣勢相比,當然認識不到自己的不足,在這一刻,2019年注冊就送68體驗金恍然大悟!

在書中一夢,如走過一生,有甘甜,有苦澀,放眼望去,書如人生!

一杯清茶,一盞枯燈,一本好書,一次靜水流深的人生之旅。此生,無憾!

——後記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