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至24輪盤,獨白,難忘歲月

 不知道爲什麽突然愛上吃,利用網絡上盛傳的一句話來解釋就是:嘴巴寂寞了。很幽默的一句話聽則很無厘頭,其實還蠻有道理。比如1至24輪盤,上網或看電視的時候總會抱著一大堆薯片、瓜子和糖果之類的東西,一邊塞零食,不讓嘴巴停下來,一邊和電視劇情節一起喜怒哀樂。吃,給我生活帶來許多另類的體驗。

  吃讓我交到朋友。生産需要,工作變動。新的崗位上有另外一個女孩子,因爲不熟,除了必要的工作交流以外,再也找不到閑聊的話題,每每總是尴尬的一笑。某天午飯過後,在回程路上的小吃攤旁碰見她和我買一樣的零食。就好像相見恨晚那樣,我們開始對互相吃過的零食大談感受,還要互相介紹推薦一下。

  吃,給我帶來了甜蜜。交了男朋友之後更是吃的肆無忌憚。每逢星期天,男朋友都會拎上幾大袋的零食去看望我。我期待看見零食的念頭比期待看見他的人要多。每逢我們爲一件事而吵得臉紅脖子粗時,他總會以一句:走,我帶你去吃好吃的去!來瓦解我所有的憤怒。時間一久,我時常問,我是不是太貪吃了?他總會嘲笑著說,這樣才好,以後只要一吵架,就買一包糖,然後就萬事OK了,多好解決!

  吃,給我帶來了憂愁。天公不作美,在我不顧一切,享受吃的樂趣的時候,發現吃是要付出代價的,那便是長胖。看著自己胖胖的身體,愁雲密布。

  吃給我帶來了沮喪和自卑。洗手間的鏡子前面,總會有本來在認真的整理妝容的瘦身美女,不經意的一瞥之後還會接著第二次投來略帶詫異的眼神。每次看到那二次回眸的眼神,總覺得自己有點憤怒,但更多的是沮喪和自卑。想要爆發,卻苦于無處釋放,每次心情極好時,總會因爲別人的眼神而自卑的像泄了氣的皮球,擡不起頭來。

  吃讓我人生首次體驗減肥的痛苦。面對強大的心理煎熬,終于決定減肥。每天可以坐車的路程卻堅持用來步行,渴望多走一步路來減輕哪怕一點點的體重。那些強烈而又卑微的念頭,是一種無法言語的痛。而更痛的是,每次面對那些明明伸手就可以拿到的美味,卻強逼自己離開,這對我來說是一個無比的挑戰。每天摸著半飽的肚皮熬著難過的時間,一次次的看鍾表,計算著離下一頓開飯的時間有多久。中途卻還是忍不住的去拿一點零食來墊墊那實在饑渴的肚子,每次也都不忘告誡自己,僅此一次,下不爲例。

  吃讓我學會了失敗之後要快速的站起來。減肥那樣痛苦的日子,在吃貨面前成了一種挑戰,而答案是如果你放棄了就意味著“死”。我在一次同事組的局裏,在美食那香甜可口的八卦陣裏淪陷了。我成功的輸給了減肥,成功的“死”在了它的美食利劍下。但事後我懊悔不已,覺得這一頓飯攪亂了我之前所有的減肥計劃和路程,讓我前面的努力都打水漂了,我決定重振自己的減肥態度,不再給自己買零食,就不讓自己有偷吃零食的機會,如果因客觀因素有美食的誘惑就主動遠離,誓不沾染。

  愛吃,終究沒能拒絕掉美食的誘惑。可能天下所有的減肥同胞們都會經曆這樣一個階段,在自己一次次的計算的完美減肥計劃裏,總會被那渴望不寂寞的嘴巴給攪亂。我重振雄風沒幾天後,減肥碉堡又一次的被美味給炸的灰飛煙滅。我看到共事的女孩每天大快朵頤,那滿足的表情,就是我渴望了好久的狀態。于是減肥事宜在同事那句吃飽了才有力氣減肥啊的玩笑話裏徹底的放棄了。

  吃帶給了我獨有的感官體驗。在減肥再次失敗後,專屬吃貨,那種久違的快樂的感覺,讓我充滿了精神。每天必有的零食,好像是在爲身體充電。每天大多數時間都在吃,喝水、休息、上網,甚至是在上班的時候也會偷偷的撥兩顆糖一起塞進嘴裏。同事也總會笑罵一句,你就是活脫脫一個吃貨。

  吃貨也精彩。經曆了那麽多之後,就認定了不會再因肥胖的身體而沮喪,要開心的做回那個愛吃的胖子,所以每天大多數時間又回到了那個嘴巴時刻不寂寞的我,全心全意去體味吃貨世界裏的喜怒哀。

開頭,結局,連你自己也分不清楚,只是憋在心裏,慌了自己罷了。有些話,注定要說給一種人,無關友情,無關愛情,無關親情,卻包含了所有,即一切的一切。有些人讀懂了一段故事,腳步沉重了幾許,駐足成了景中畫意。
故事裏的主角,不定性。你承認自己是個愛闖禍的丫頭,橫沖的牛脾氣,很容易與同學有了糾紛。你永遠忘不了那天,滿地都是散落的紙巾,她就坐在那張靠椅上,毛毯覆身,她手中的茶杯,還有冒騰著熱氣,天氣也並不是很冷,可你的眼前還是一片模糊。你一直低著頭,眼淚不爭氣的往下滴,濺濕了你的鞋,你已經無暇顧及這些了。她不時地擡起頭看你,你多想看下她眼中的情緒,是失望,是怒氣,還是無力。你從來不敢正視她,不管你做錯了,還是沒有,那隔著鏡片後的眼就像鷹一樣銳利,你只是害怕,一如既往的害怕。她站起身,將紙巾遞給你,希望你能好好的和她說一句,連你自己也不知道是怎麽回事,只要一開口,眼淚便會隨之而下,每一個字調都是哭腔。你強忍著,用手一遍一遍的擦拭著,可你終究還是惹怒她了,她甩手就走了,在她眼中,哭泣終歸是懦弱的,她說:“我給你一點時間自己平靜下來。”擺擺手便將你置于一邊了。你就這樣呆滯著,你以爲她會好好的罵你一頓,這樣也許會釋然了,但在那尴尬的氣氛中,所有的一切都好像不存在了一般,不知是他們冷落了你,還是你忘卻了他們。當她再次站在你面前是,你已冷靜了幾許。她和你說的不是別人的錯,也不是你的錯,只不過提了兩個字——責任。她第一次這樣以一種朋友的身份和你交流,不過是談談心罷了,她說了自己的身世,還有那被她稱爲責任的東西,她是個很優秀的人,即便在優秀,連一句誇獎都沒有,她說你必須得堅強,她也害怕你以後會因此吃虧。你那時候才發現,你以前對她的了解不過是膚淺的。我們以爲很重很重的東西,也許只像千千個泡沫,當消散的時候,我們才知道它本來是輕的,我們卻已經爲它掉過許多負責的眼淚。第一次看見她哭的撕心裂肺,又和你有關。你愛翻嘴皮子,和那個男生爭執不休,以至于後來都大打出手了。這次你什麽話也沒說,只是習慣將頭埋得深深的。她說:“這並不是你的錯。”她的每一字每一句都對你有所袒護,到底是誰太憋屈,也許大家都有錯。誰也不想承認罷了。你爸媽來了,你將外套都穿上,因爲一天都沒進水的原因,你的頭一直暈暈的,喉嚨一直冒煙,一句話也沒說,只能呆在場外看一場鬧劇罷了。大晚上的,同學們都在晚自習,你拖著沉重的步子,和父母下了樓。她也尾隨其後,不料,一大幫人起了糾紛。你坐在車後,將頭倚在車座上,依稀還能聽見後面的爭吵。還有她哭泣的聲音。你多想回頭看看她,你甚至能想象她那瘦弱的肩膀在忍不住顫抖的模樣。醫院回來後,同學們都就寢了,可爭吵還在持續,她的聲音已有些沙啞了,她並沒有錯,有誰又能理解,每個人都像是只暴怒的獅子,最後只有兩敗俱傷。
你在她面前,連話也很少了,到頭來,好像遺失了些什麽。不是那段時光,不是那段經曆,只是當時那個羽翼未豐但依然執迷不悔的自己。有時候你多麽想一個人好好靜下,因爲你不想從思緒裏醒過來以後發現身邊一片荒蕪。她爲責任而努力,爲責任而哭泣。但她卻說她並不後悔,因爲有你們,生活才會有樂趣。她教會了你們那麽多,感謝那曾經的她。感謝您。老師,1至24輪盤懂了,責任,就是做一顆大樹,保護小草,風雨無阻,對嗎?謹以此文獻給那曾今懷念的你——巫海燕老師,謝謝您。

2001